2月20日,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全心投入到CRYSTO这一“内容产业+区块链”的项目,这并不奇怪。毕竟,有一批互联网人在互联网“混不下去”了,都走向区块链。与其说是李国庆的主动选择,不如说是被已经饱和的互联网逼得。致李国庆:互联网转到区块链的大多成了先烈

但需要提醒李国庆的是,互联网的经验、人脉、资本放在区块链并不那么好使,先于他投身区块链的互联网人大都成了区块链领域的“先烈”,有的人甚至将互联网时代留下的名气消耗成了负值。

至少到现在,互联网人转身进入区块链,还在探(shi)路(cuo)中。

先烈的故事

农历新年前后,互联网公司裁员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刘强东把他兄弟裁了,李国庆把自己裁了。网易、滴滴、美团、斗鱼都爆出超出正常更替比率的裁员。

BATJ+今日头条已经实质性统治互联网当下,留给创业者的机会窗越来越少。恰好,区块链出现,打开了创业新大门。

互链脉搏不完全统计,一批互联网创业者从2017年年底涌入到区块链,其中不互联网的领军人物。

比如原空中网CEO杨宁、拉手网CEO吴波、人人网CEO陈一舟、神奇百货CEO王凯歆、OFO小黄车CEO戴威、快的打车CEO陈伟星、天涯社区董事长邢明、快播CEO王欣,以及当当网CEO李国庆等9人。

可以观察,这些当年互联网的弄潮儿有一些共同点:

1. 他们创办的互联网项目没有能够跻身一线互联网公司,在BATJ的夹击下,要么衰退、要么被收购、要么关闭。

2. 他们在互联网创业的时间差异很大,但投身区块链的时间差异很小,集中在2017年年底到现在,仅仅一年多时间。

3. 他们创办的互联网公司,都是2C的。

图一:互联网转型区块链的大佬

(制表:互链脉搏)(制表:互链脉搏)
然而从结果来看,这些互联网人进入区块链虽然逃脱虎穴,但似乎又进了狼坑。

互链脉搏统计,上述9人参与的区块链项目,近7成遇到问题。

其中,杨宁投资的消费链CDC和陈一舟将人人网改造的RRCoin两个项目已经宣告终止;吴波创办的美店区块链、陈伟星创办的VV Share已经半年多没有了消息;戴威在海外设立的GSENetwork因为OFO的困境,也陷入停滞;万凯歆更是因为代售代币(加密货币)名誉扫地,至今奔走异乡,不敢现身。

他们的项目都在2018年上半年之前创办,他们某种程度上成为区块链的先烈。

目前仍确定在运行的有天涯的天涯TYT系统以及王欣出狱后创办的Xinplayer。这两个区块链项目上线都在2018年下半年。

互联网转身区块链尚需时日?

上述互联网的弄潮儿转身区块链遇到的问题来自内外两方面。外部原因是区块链技术、生态、用户接受度尚不完善。

互链脉搏注意到,9个互联网人参与的9个区块链项目延续了他们在互联网的经验,都是2C的。但至今,区块链在2C应用方面乏善可陈。

海外公链上的DAPP项目,用户数量最多的是博彩、交易所和游戏。

国内大型互联网公司也纷纷探路2C的区块链应用,但火了一阵后马上沉寂,包括百度的度宇宙、360的爱得钻、网易的网易星球等。

这些经验教训似乎说明,区块链还不到深耕2C用户的时候。一方面是技术还不完善,比如支持C端用户使用的高并发的区块链系统还不多,使用成本(比如gas费用)也比较高;

另一方面,配套设施不完善,尤其是数据上链的数据如何来,线下数据如何真实上链等技术都在发展当中;

第三方面,大多数用户仍不知区块链为何物,普及成本较高。加之ICO被禁止,传销币泛滥,区块链被污名化。

还有内部的原因,传统2C互联网产品并不用考虑内部的经济模型,但区块链2C项目往往需要完善的经济模型,这是做互联网的人所不具备的技能。互链脉搏曾发文分析为什么百度、网易做不好区块链产品(主要是2C产品,详见:《为什么百度、网易、360做不好区块链产品?》 )当中介绍了经济机制的在区块链产品中的重要性。

戴威做的GSENetwork,币价也一路下跌,实际上就是没有处理好经济机制。

但是,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在2B方面却可圈可点,产生了一系列比较好的应用。比如阿里巴巴的跨境食物供应链、百度天平链、腾讯发票链等。

或许现在是2B区块链业务发展的时机。

图二:互联网公司的区块链项目

(制表:互链脉搏)(制表:互链脉搏)

某种程度上这些互联网的弄潮儿转身区块链,还是值得尊敬的,他们在不断为行业试错,或许有些成为先烈。

李国庆曾经回忆当当刚成立的时候,太太俞渝告诉他一句话:”当当要做先驱,但绝不能做先烈。”希望李国庆这次也不是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