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有半年了,去年8月份左右就已经装修好了,但是雄岸(基金)他们一直没有搬过来。”2019年1月21日,记者来到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园区租售中心的工作人员这样对记者说道。

 

2018年4月9日,整个区块链行业的目光都聚焦在杭州市余杭区未来科技城里,杭州暾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暾澜投资”)董事长姚勇杰高调宣布雄岸基金的成立,并称此基金的资金池将会高达100亿元,而其中30%是由政府出资。除了姚勇杰,区块链网红、自称“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也参与到雄岸基金的管理中。

然而2018年7月,李笑来的一段私人谈话的录音流传至网上,由于在其中李笑来详细讲解自己利用网红身份站台项目从而赚钱的方法论,让大众颇感“人设崩坏”。 再加上之前在2018年6月,李笑来被另一位区块链名人陈伟星爆料洗钱、涉赌,李笑来一时之间声名狼藉。

雄岸基金的投资活动也停止于去年6月份。此外,《中国经营报》记者还发现,曾经参与雄岸基金投资的具有政府背景的公司也在2018年11月悄然退出投资。

雄岸基金“藏身”

位于杭州市余杭区的区块链产业园只有三栋大楼,第一栋是一家高级酒店,另一栋2号楼还在装修,最后一栋才是为企业提供的办公大楼,它像一本书一样展开A、B两侧。这栋15层的楼房几乎被各种类型公司所填满,除了第12层。

楼下的看板上显示,第12层是杭州雄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雄岸投资”),看板另一侧的墙面上写着:“雄岸全球区块链百亿创新基金由雄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政府共同发起,以专业和创新为发展基金,致力于寻找并培训出优质项目,以资本推动全球区块链技术发展,从而服务中国实体经济,引领创新发展。”这里的雄岸全球区块链百亿创新基金就是雄岸基金。

租售中心的人员告诉记者,虽然在去年8月份已经装修完毕,但是雄岸投资迄今仍然未能搬入,而整个12层目前空置,由浙江杭州未来科技城(海创园)管委会管理。

雄岸基金公开的投资活动停止于2018年6月26日,投资的是北京光合信诚科技有限公司,其产品为简单加密数字硬件钱包“碧盾”。随后在7月4日凌晨,一段李笑来私下聊天的录音流出引起舆论轩然大波,7月9日,李笑来在微博中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

雄岸基金投资的方式之一是由雄岸投资和杭州聚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聚链投资”)出资建立“杭州雄岸一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雄岸二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共10期投资合伙企业,再由这些合伙企业投资其他区块链公司。

聚链投资是这10期投资合伙公司的大股东,控股率为80%,聚链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杨琼琼,是暾澜投资一系列子公司的法人,此外,雄岸投资持股20%,暾澜投资和李笑来又分别以51%和49%的比例控股雄岸投资。由此可见,雄岸基金的大股东实际上是暾澜投资。

事实上,雄岸投资目前“寄生”在暾澜投资内。雄岸投资没有选择占地面积约1000平方米的办公室,而选择“藏身”于距离产业园约3公里以外的天使村里的暾澜投资办公楼内。暾澜投资的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暾澜投资一共有约40名员工,其中部分员工同时负责雄岸投资的相关工作。

至于为何不搬到产业园区内,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是因为园区那边还没“弄好”。对于雄岸基金等相关问题,记者提供了采访提纲,但截止到发稿时,仍未得到暾澜投资方面的回复。

从2018年7月到10月,雄岸投资再无对外公开的投资行为,并传来政府叫停雄岸基金项目的传言。2018年10月29日,原先暾澜投资所投资的杭州浩澜投资合伙企业的投资人发生变更,雄岸投资代替暾澜投资成为其投资人之一,杭州浩澜投资合伙企业仅仅投资了一家叫作鄂尔多斯市区块链云计算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