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控制自己的一切,

只有活在一个“完全独立的今天”。

——卡耐基《人性的弱点》

在一个经济前景几乎遭到全面看衰的地方,秘鲁在最近几年内却成为南美洲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根据经济学人智库(EIU)的最新预测,秘鲁在2030年前有望保持4.1%的年度经济增速。

虽然比起两年前6%的增速有所放缓,但该国依然是南美洲地区增速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根据Coingeek报道,秘鲁也将进入加密货币世界,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PeruCoin作为该国官方支持的加密货币。

秘鲁将成为拉丁美洲继委内瑞拉后第二个发起加密货币的国家。

那么,为何这样一个新兴的经济体为何也要推出自己的加密货币呢?

普及加密货币的使用率看起来似乎只是一个政府与公司敛财的幌子。

01

事实上,秘鲁可以说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

秘鲁是传统的农矿国,经济以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为主,并严重依赖当地的矿产资源,农业受限于耕地缺乏。

但是,秘鲁与美国的关系一向密切,政治和经济都在不同程度上被美国所控制。

早在二战前,秘鲁与厄瓜多尔关于亚马逊上游的领土和石油争端便是由美国出面进行调解。

美国收取的调解费也相当昂贵:尽管厄瓜多尔割让的领土属于秘鲁,但是油田的开采权皆属于美国石油垄断组织(OXY)。

自此之后,秘鲁便一直保持着与美国的“深度外交”,用资源来换取美国的庇护。

或许是因为秘鲁政府看到了经济发展的希望,或许是想摆脱美国政府对他们的“控制”。

秘鲁将目光投向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

自2017年开始,随着比特币在全球范围内掀起的热潮,秘鲁的比特币交易也有了显著的增长。

本地货币交易所的交易量不断走高。

截止到今年10月13日的最新数据,秘鲁索尔(PEN)和比特币之间的交易已经创下了高达320万索尔(约103万美元)的记录。

(coin.dance 最新数据)

不少人认为,由于大约80%的秘鲁公民被归类为无银行账户,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在秘鲁将具有很大的扩张潜力。

目前,仅有0.7%的秘鲁公民拥有加密货币。

此次秘鲁推出自己的加密货币,主要目标是普及人们对加密货币的使用率以及对区块链技术的认知,以便推进更广泛的应用。

该国将加密货币命名为PeruCoin的目的也是吸引更多的公民使用。

PeruCoin的推出是由该国政府与加密货币采矿公司Bits2U合作完成。

PeruCoin基于以太坊ERC-20协议,并通过Bits2U公司进行的ICO筹集资金。

预计将于2019年2月至4月正式发行,供应数量为200万个,每一枚代币具有10美元的固定价格。

此外,该公司还表示将在全国各地发展采矿场,专门用于开采PeruCoin。

但是对于采矿场的具体数量,在白皮书中并没有提及。

02

此次秘鲁发行数字货币,看似是为了普及公民对于数字货币的使用率,但其实更多的或许是为了减少对美元的依赖。

之前的秘鲁,用石油的开采权和原料换取了美国的“支持”,此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意味着能够拥有更多的金融主权。

秘鲁的重要经济来源在于矿业。

但是,由于国际形势的动荡,不论是铜或是金的价格都处于大幅波动状态。

这使得秘鲁的经济严重依赖铜价和金价的走势,失去对本国经济的掌控。

加密货币本质上是一种政府不能进行干预的点对点的货币。

但是,PeruCoin却是一个“固定价值“为10美元、同时由政府支持的加密货币,这似乎已经违背了加密货币的基本原则。

令人怀疑的是,经济一直都处于波动状态,那么PeruCoin的固定价值该如何维持下去。

此外,这家Bits2U公司在其网站上明确表示:“我们将提供一个在线平台,这会让你的投资在短短几个月内翻一番。“

短时间、高利润的诱惑,这听起来不正是那些疯狂“割韭菜“的项目方的口吻吗?

因此,秘鲁政府允许Bits2U开发加密货币的决定也应该被视为一个潜在的危险信号。

03

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重视加密货币的兴起并开始思考相应的应对策略。

不少国家开始尝试由政府支持的数字加密货币。

此前大热的委内瑞拉石油币Petro正是一个最好的“反例”。

委内瑞拉政府在今年早些时候推出了以委内瑞拉的石油储备资源做背书的名为Petro的数字货币。

但是,Petro却遭到了民众的强烈抵制。

不少人认为石油币的发行其实就是一场骗局。

石油币不仅不能用委内瑞拉的法币玻利瓦尔进行兑换,同样也不能用来兑换石油。

因此,石油币的真正背书只是委内瑞拉的国家主权信用。

随着委内瑞拉的经济崩盘,国家主权信用已然变成了一纸空谈。

尽管政府在进行“币改“的同时,还将记账单位更改为石油币,但依然难以拯救委内瑞拉的经济颓势。

尚无国家认可委内瑞拉的“币改”计划,美国甚至下令封杀石油币。

此外,爱沙尼亚在去年也曾有推出名为“爱沙币(estcoin)的计划。

但是,由于爱沙尼亚早在2010年加入了欧元区,欧洲央行对于该国发行自己的国家加密货币的想法表达了强烈不满。

欧洲央行行长Mario Draghi曾警告称,欧盟成员国不可以推出自己的货币。

目前,爱沙尼亚已经取消了发行国家加密货币的计划,转而探索区块链技术的相关应用。为了死磕美国,秘鲁计划发行数字货币

对于泰国而言,也已经对央行数字货币能否成功引进开始了相应的试点项目。

据媒体报道,该项目吸引了包括泰国央行、汇丰银行在内的7家泰国银行的参与。

目的在于“加强泰国金融业对新型金融技术的利用程度,提高金融业的运营效率”。

在瑞典,现金的使用在十年的时间内大幅衰退,已经逐渐变成了一个无现金的社会。

目前,许多零售商店不再接受现金,一些瑞典银行及其分行也不再办理现金存取的业务。

早在今年1月就有媒体报道,瑞典中央银行计划在两年内推出国家加密货币e-Krona。

瑞典央行认为,需要为那些期望用数字加密货币进行各种消费的投资者提供一种新的解决方案。

E-Krona能够用于消费者、公司和政府机构之间的小额交易。

尽管众多国家都开始对央行及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进行尝试,但是仍然存在着不少隐患。

BIS就曾警告,一旦国家加密货币开始发行,就将成为现金最强的竞争者,令商业银行系统的资金流通减弱甚至枯竭。

一旦面临金融危机或经济衰退,大量储户会转而选择避险性资产例如国家加密货币。

这还将迫使银行和金融机构在央行需要减息支持经济时反而生息吸引客户回流。

严重的情况下,将导致经济崩盘。

设计不当,国家加密货币就将对金融稳定性造成难以想象的损害。

就目前而言,由于各国对于加密货币的认知和接受程度不尽相同,推出除法币之外更适合流通的国家加密货币较为困难。

同时,加密货币的相关技术尚未成熟,难以处理大量的交易,也难以承担类似国家法币的职能。

国家加密货币更像是一场后果未知的试错。